這天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早上,某警察局鑑識組的同仁卻正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向某位於火車站旁的命案現場。

「喵的!哪個嫌犯那麼閒情逸致,在周休二日殺人呀!!」我們這位辛苦的同仁─ ─玖深沒命似的奔跑,深怕遲了一秒到現場就被他的惡魔老大秒掉了。

但是老天爺像是不想讓他的命運如此順利,也想讓某人體會到不要多管閒事的真諦,在玖深經過火車站時,有一個黑髮男孩站在月台上,而一班列車正疾駛進入月台。

那名男孩吸引住玖深目光,玖深停下腳步,盯著男孩,男孩微彎膝蓋,像是要助跑一樣,而火車正疾駛而來......

「嘿!你在幹麻!!」現在的人真是不知道要愛惜生命!身為警察的玖深憑著滿腔以當警察為榮的熱血,不假思索的就衝向那名男孩。

一把抓住男孩的手腕,男孩驚嚇的叫到:「你幹嘛啦!?」還不是要救你!玖深還沒說出長篇大道理就突然發現......

媽呀!!我們在軌道上面!

在玖深想拉著男孩上去時已經來不及了,疾駛的火車已經撞上他們。

「呀!!!!」玖深驚聲尖叫,心裡最後的感想是─ ─阿因說沒事不要多管閒事果然是對的...

...................................................................................

而在玖深命案現場的虞夏怒氣沖沖的掛上電話。

媽的!玖深那傢伙居然敢給我遲到!?還給我不接手機!等我堵到人他就知道該死了!

他看著躺在地上的被害者屍體,驚恐睜大的雙眼,嘴像是想吶喊的樣子,張成不可思議的大小咧到耳朵。

屍體上沒有劇烈的傷口,但是卻在脖頸邊發現致命的咬傷,像是野獸一般的咬痕,但是在被害者身上找到掙扎的傷口卻是人類的手印,讓鑑識組和嚴司那個專業法醫百思不得其解。

而且現場並沒有除了被害人以外的腳印,但是也沒有被清理過的痕跡,這麼說的話......

「哇,該不會那個兇手會飛吧?」沒他的事又愛來湊熱鬧的嚴司開口說道。

「怎麼可能?又不是吸血鬼。」虞夏嗤之以鼻,把嚴司巴到一邊去,那種東西在童話故事或小說才會出現吧?虞夏蹲在屍體旁邊仔細看著屍體的致命傷,卻發現到了他們第一時間沒看到的東西。

那是一個圖騰,墨黑色的線條勾勒出圖騰,沒仔細看還沒看到有這樣的東西。

「欸?這時啥?剛剛沒看到呀?」嚴司蹲在虞夏旁邊,仔細觀察著圖騰,伸手想去碰......

「不可以碰─ ─!!」一個陌生的聲音響起,嚴司一震,手卻擦過圖騰。

一陣閃光乍現,伴隨著爆炸聲,虞夏和嚴司被掃到一邊,抬頭一看,一個銀白色長髮,額邊垂下一綹挑染成紅色的髮的黑衣...不知是男是女的人,和一個有著烏黑秀髮的紫衣少女背對站在他們身前。

而他們的正前方,卻站著一個...人?而那個人卻是剛才早已斷氣的被害者,此時面目猙獰,手上的青筋浮現,眼耳鼻口緩緩流出黑色的液體......

不知性別的小孩微蹲膝蓋猛然躍起,朝著那個『人』飛去,這時虞夏才發現他的手上拿著絕對違法槍械管制法的古代長槍朝那個人刺去,卻被它輕易躲過,反身朝男孩伸出爪子攻擊。

但是那個孩子卻沒有檔下的舉動,只是靜靜的看著它,嘴角彎起一抹冷笑......「滅淨!」女孩的聲音響起,手上也拿著中國古代樣式的長劍朝它砍去,那個『人』連哀號都來不及就被身上爆出的火光燒個精光了。

女孩降落在地面上呼了一口氣:「吁~這樣任務就算完成了吧?可以回公會交差了。」銀髮小孩點了點頭,兩人連看都沒看再地上倒成一團的警察就想走。

號稱警界第一大鐵板的虞夏自然不會讓兩個小小年紀就違反槍砲彈械刀管制法的死小孩就這樣拍拍屁股走人立刻馬上上前攔人。

「你們兩個給我站住!你們是故意挑戰法律嗎!?大剌剌的就在警察面前耍刀耍劍!你們當你們在拍武打片啊?」虞夏大罵,看到屍體被毀屍滅跡,不能繼續辦案,虞夏心情不是一個火字了得的繼續罵:「跟我會回警局作筆錄!」說完直接上前拉住銀髮小孩。

被拉住的小孩淡淡的轉過頭來看著虞夏,一句話也不說的拿出一張卡片交給虞夏,虞夏看也不看的就把卡片打掉,但是卻被一旁的少女穩穩接住。

虞夏抬頭想罵人,才發現這個死小孩比他大概高了快一個頭,而且有著一張中性的面孔,深邃的紅眼,眉宇間透露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慄的壓迫感,但是毫無畏懼的虞夏直接抓人就想扭送警局。

「你做什麼?」死小孩終於開口了,讓虞夏很意外的是他以為這個小孩是個女孩,但是聲音卻是不折不扣的男音。

「回警局作筆錄!」一向討厭拐彎抹角的虞夏直接了當的回答,但是卻被自己的同仁擋住:「老大!他不能抓呀!他有公會證明可以攜帶槍械的...」那名可憐的警察越說越小聲。

該死,為啥他就得做這種要命的工作呀?老大最好是會心甘情願的放人...嗚哇!老大別在瞪啦!我的心靈會受創的。

「他們有什麼證明?就算他們是公會的人但是未成年,不管任何證明發率都禁止他們攜帶槍械!」虞夏才不吃特權這套,就算是總統的兒子他照抓照打!更何況他們可能是案件關係人。

這時女孩輕輕的笑了出來:「但是警察先生,你仔細看看,我們並沒有攜帶刀械呀!」虞夏看著女孩有些訝異她也有像小聿一樣的紫色眼眸,但是這不是重點!他們剛剛拿著的槍、劍真的連個影子都沒見到!

「我們剛剛明明就看到你們拿著武器攻擊屍體!」有一堆證人虞夏發火了,這年頭的小孩怎麼這麼欠打,如果是阿因搞這套,他第一個先掐死他。

「可能是你們看錯了,我們沒有攜帶那種東西,你可以搜。」少女甚至把紫色的袍子脫下,露出裡頭簡單的上衣和牛仔褲,的確沒有槍、劍的影子。

這時一項鐵齒的虞廈也楞住了,他視力2.0怎麼可能看錯,而且身旁的同事也一臉不可思議。

「二爸!你沒事吧?」經過附近被爆炸聲嚇到的虞因跑進現場,就看見自家二爸緊抓著一個...大概跟他差不多年紀的...男孩目瞪口呆,而身旁的嚴司則是一直竊笑。

而接下來換虞因目瞪口呆了,因為他的跳針演又發作了,他看到一堆黑色的鬼哀號著奔出現場不敢靠近那個男孩,而一旁的女孩則是聚集了一大堆的惡靈,向掐住她,但是被女孩不動聲色的一個撥髮動作就被甩開了。

這時夏也發現到了阿因,火氣頗大的說:「你這個死小孩過來幹嗎?」就不要告訴他是閒來無事過來打哈哈。

被虞夏的吼聲驚嚇到的阿因過了一會才囁囁的說:「我剛剛聽到...有爆炸聲...所以想來看看有沒有事...」但是問題是現場一片乾淨,連個警用手槍射擊的痕跡都沒有哪來的爆炸?媽呀,他該不會鬼遮耳了吧?要找大爸帶他去收驚了啦!

「剛剛現場員警鬼遮眼,看到這兩個小鬼拿著槍械毀屍滅跡。」嚴司竊笑的回答然後被虞夏一把巴到天外...不是,是路邊。

這時據說是公會黑袍的的男大學生不耐煩了,直接說到:「你這個高中生,可以把人叫到作筆錄嗎?」還命令身邊的人命令的有來有去,現在原世界的警察高中就可以當了嗎?

不料,這一句話卻不巧踩中某員警的死穴,虞夏冷冷的說:「你剛剛說誰是高中生?」名為冰炎的人也不甘示弱直接嗆:「就你這個沒大沒小還嗆前輩的小鬼呀。」

喔阿,完蛋了!一旁的員警不禁替這個不知打哪冒出來的小鬼捏把冷汗,而嚴司則惡質的說:「願神保佑他活著走出這裡。」一邊在胸前劃十字。

虞夏直接朝他臉上掼一拳,罵到:「你才高中生!不要以為你是女的我就不打你!」但是還沒打到就被男孩接住拳頭,男孩冷冷的說:「你說什麼?」紅寶石般的眼眸透露出強烈的殺氣。

「哎呀,完了,學長最痛恨別人錯認他的性別。」站在一旁的星涼涼的說,一邊為這個不長眼的員警默哀,一邊暗想要不要告訴學長打傷人家是要賠錢的,算了反正又不是我賠,有著天使外表魔鬼心腸的星露出邪惡的微笑,一邊納涼看戲。

絲毫不覺得會完蛋的虞夏,冷哼一聲:「誰叫你男不男女不女的,男生留什麼長頭髮?還染這種顏色?你當你是再玩角色扮演嗎?」最討厭現在的年輕人搞這些奇裝異服,還以為這樣很帥咧!

冰炎直接來個迴旋踢:「你眼睛有問題呀!連男的女的都分不清楚!」當然不可能那麼容易就被打到的虞夏側身閃過,也出手反擊。

「是你自己長的太像女生,還說我眼睛有問題?」虞夏不甘示弱的回嗆,兩人就這樣一來一往的互相幹架,一旁的員警、法醫兼虞夏乾兒子的虞因全都傻愣在那,只剩星在一旁涼涼的坐下來翹著腿看戲,還很沒良心的說:「學長,不要把人打到重傷憂。」打到人家重傷我也是要繳報告的,學長不要增加我的負擔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妖 的頭像
墨妖

吃糧不回應的都是對我耍流氓!

墨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narvto012607
  • :「就你這個沒大沒小"孩"嗆前輩的小鬼呀。」錯字~
    XDDDD玖深好可愛好可愛~
    學長~星~上吧
    二爸~位你默哀吧
  • 基本上我會讓關鍵時刻跑出一個連學長都敬畏三分的角色,來阻止,猜猜看吧。

    墨妖 於 2010/03/10 20:09 回覆

  • 悄悄話
  • yueya268
  • 唉呀呀~
    可憐的孩子~(默哀)
    哈哈~好好看呢XDD
    繼續看下去˙ˇ˙
    不過話說回來 夏老大還是依樣粗暴啊(被秒殺)
  • 對呀、對呀,我寫的主要是整學長和夏還有玖深,哀~我好像變邪惡了

    墨妖 於 2010/03/24 18:46 回覆

  • yueya268
  • 這樣的組合感 超棒的說(樂歪)

    而且又可以看到兩個暴力(?)份子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