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痛死了......」黑暗中,傳來悶悶的呼痛聲,已經醒了一陣子的朝日星辰火氣很大的拿起幻武兵器就往這個死大學生的頭打下去。

「ㄚ阿啊!你幹麻啊!!」瞬間清醒的虞因藉著術法所發出的微弱光線看著眼前冒這罕見怒氣的紫色瞳孔發出驚叫。

朝日星辰又加踢一腳:「活該!叫你快走不滾,現在跑來增加我的工作難度,等等出去你就知道要死了!」

一旁的小聿被這邊的騷動吵醒,伸手拉了拉星辰的衣角,小小聲不安的問著:「我們......在哪裡?」四周只有星的術法發出的微光,光照不到的地方是一片黑暗,令人心生畏懼。

星哼了聲,不屑的說:「敵人的陣營,大概是發現我們在外頭,直接抓進來吧?還用這什麼封印結界?爛死了,等等我一劍轟了這裡!」看著是火大到想把凶手抓出來煎煮炒炸焗烤炭燒的星,虞家兄弟識相的閉嘴不說話。

『嘻......好大的口氣......公會的紫袍阿......歡迎來到我的空間呀......』黑暗的空氣中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尖細嗓音,虞因和小聿嚇的縮在小星的身後,不過聽在小星的耳裡......

說實話,還蠻像那種把人家小女生誘拐到家裡準備幹麻的那種變態怪老頭......

星冷冷一笑,抽出一張符咒便扔往聲音的方向。

空氣中傳來一聲悶哼,怪老頭的尖細嗓音又傳來:『哼哼哼,看來公會的紫袍也有一手嘛......嘻嘻嘻,真是有趣呀......不過,你們的同伴也來了呢......哇哈哈,那就一起來參加我的歡迎儀式吧!人多.....才好玩呀.....嘻哈哈哈!』

聲音停止後,就在星疑惑他說的話是啥意思時,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傳來,一團物體就直接從不知打哪來的天花板掉了下來,直直撞到他們身上,跌在地上摔成一團。

「什麼鬼!?」虞夏再掉下來砸到不知道哪個倒楣鬼後,發出一聲怒吼。
他甩甩頭,望向縮在一旁的自家兒子們,先前被兇手陰了的火氣更盛,第一件事就是卯了當兄長的那隻一拳。
「阿......!二爸,對不起啦!」以上來自受害者的哀號,一旁的聿靜靜的不敢說什麼,怕接下來輪到自己。
而星則是看清砸在身上的學長後,直接了當的把他從身上踹下來〈妖:學長,你看看你怎麼管你老婆的呀...唉~~〉然後站起來,看到倒成一團的漾漾、虞夏還有不知打哪來的人類,臉上的黑氣更重了......
「請問......為什麼,除了我們三個袍級外......還有莫名奇妙插花的四個人類?」小星彎起了一抹笑,學長和跟著掉下來的漾漾心裡一驚,心裡祈禱結束後不會被秋後算帳。
學長小心的解釋:「我們在查到兇手的藏匿處後剛好褚帶著這位也是員警跟我們會合,結果一來到這裡,就被兇手陰了。」所以不是我們的問題拜託去找兇手算帳,漾漾心裡吶喊。
小星冷冷一笑,盤算著要怎麼去整死兇手,玖深很哀怨的想著,為什麼......我會莫名奇妙的捲入不可思議事件呀.....老天....你存心整我嗎?
學長蹙眉望著無盡的黑暗,問著:「現在是要怎麼樣?」一片黑壓壓,連這裡是什麼鬼地方又用的是啥鬼術法,再強的人也會英雄無用武之地呀!
小星露出詭異的笑容,指著黑暗的一角:「吶,他的歡迎儀式開始了,就繼續下去囉!」
虞家三人和玖深看見從黑暗中走出的人,都是一驚:「王兆堂......!?」他不是早死了嗎?
『哈哈哈...!原來你們認識呀?你們以為這個蠢材可以有多少能耐,可以發現那種毒品?當然是我把毒品的提煉方式告訴他的!也是我告訴他用宗教的方式欺騙所有人!』聽起來讓人很想砍他的聲音又傳來,小星臉上以經冒出青筋了。
虞夏則是已經氣到想立刻把兇手抓出來變屍體。
「為什麼?」漾漾曾經聽過,有人把毒品弄成線香,賣給無知民眾,據說有許許多多的受害者,原來始作俑者是這傢伙?
『因為我要魁儡呀......替我做事的魁儡呀......只要是因為那個毒而死的人都會成為我的魁儡呀......可是公會多管閒事,害我失去了大多數的魁儡,真是令人不悅呀.....』聲音最後還發出長長的嘆息。
「衝著你這句話,你死定了!」小星“危”笑的看著聲音來源,她,最恨為了一己私利拖無辜的人下水的王八了!
聲音發出了令人雞皮疙瘩的笑聲:『你先過我這一關吧......!這些毒配上我的術,可以立刻讓你心中最不想出現的人事物立刻出現在你眼前。』
「幻象嗎?老套!」學長嗤之以鼻,如果是幻像,那根本不對他們構成威脅。
『不是唷,是直接把你們心中所想的人事物直接轉送過來,所以完完全全是本尊......哈哈哈!』尾音剛落,空間突然瀰漫一股甜膩的香氣,事出突然,連小星都直來得及在自己和離身邊最近的學長、玖深、小聿周圍設下結界。
剩下的人呢?自求多福。
煙霧越來越濃,過了一段時間後,從煙霧中走出了幾個身影。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妖 的頭像
墨妖

吃糧不回應的都是對我耍流氓!

墨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