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知道現在離中秋節以經隔了非常非常遠,墨妖增文不給力請不要毆打我。


〈盡量忠於原著,沒有小星等自創角色。〉


秋風瑟瑟,但人行道上的樹木卻仍青翠茂盛,周遭的路人甚至有些還穿著短袖,讓人有種現在還是夏天的感覺,只有琉璃般的陽光溫和跟夏日的刺眼不太一樣。

今年聽說會是暖冬,明明是深秋,氣溫卻沒像往年一樣冷的讓人牙關打顫,記的以前這個時候,我都已經穿上長袖了,現在卻只穿了件T-恤,家件薄外套就走在大街上。

一陣冷風颳過。

「咳。」

一聲悶咳,我才驚覺轉頭,看見學長微微皺起眉頭,抿緊了唇。

「學長?你沒事吧?」趕緊跑到學長身邊,我有點擔心的看著學長。

「沒事,不要緊。」學長搖搖頭,偽裝成黑髮的馬尾隨之舞動,漾盪出好看的波光。

但我完全沒心情欣賞。

學長在初秋時才回來,雖然棕毛獅王……咳,輔長說暫時穩定下來了,但學長明顯消瘦很多,本來就白皙的皮膚更是慘白,讓喵喵心疼的幾乎每餐都和千冬歲聯合打點,再夥同所有人去監督他和夏碎學長吃完。

聽千冬歲說,夏碎學長最近因為有學長一起吃所以比較開朗,吃的也比較多,以後要多多讓學長跟夏碎學長一起吃飯。

不過,小亭卻告訴我,因為學長轉移了千冬歲的注意力,所以主人有很多食物是小亭幫他解決的。

小亭告訴我這件事時,我彷彿看到不遠處在吃飯的夏碎學長背後好像出現了不明的黑氣。

學長,我為你有這樣的搭擋默哀。

「褚,你欠揍嘛?」

黑眼瞪過來,我下意識摀頭,學長卻只是輕輕的敲在我的手背上,完全沒有使力的感覺。

「快走吧,不是要幫米可蕥買東西?」

學長扔下這句話,就自顧自往前走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身體的關係,我總覺得,學長的背影沒有往常這麼挺拔了,反而單薄的可憐。

「褚,你是太冷腦子抽筋嗎?」

有是冷冷的一記眼刀劈來,我縮了一下,趕緊跟上。

不管是不是身體虛弱,學長的魄力永遠都是有增無減的。


──我是可愛分隔線──

「就是這裡嗎?」

我們正面對著一幢坐落於小巷內的小木屋前。

……誰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滿布水泥大樓的小巷裡會有童話故事裡一樣的小木屋!重點不是他是小『木屋』,是他真的是『小』木屋!!!

這小木屋居然是建築在一棵巨大的榕樹中,中間有個小小的木門,門口掛了個小小的油燈,很是可愛。

但那個木門只有小孩子那麼高,要進去可得彎著身子才塞的進去!進去了也沒地方站阿!

「就是這裡嗎?」

當學長這麼問時,我很想告訴他不是,因為他掃過來的眼神冷到好像想把我釘到樹上當裝飾。

抖著拿出喵喵給的地址,我再三確認了幾次,很慎重的對學長點頭:「是的,應該就是這裡。」

學長皺了下眉,就逕自走向榕樹,卻在走近距榕樹約莫一公尺時,我突然感到一古奇怪的風迎面襲來,下意識去擋,再睜開眼時,偽裝成黑髮黑眼的學長已經恢復成原本白髮紅眼的樣子。

「看來……這裡的主人不喜歡訪客帶著偽裝前來。」學長一挑眉,嘴角勾起惡魔的笑容,研究起榕樹上的小小木門,但不知怎麼著,看著學長彎著腰察看小木門的樣子,我卻想起愛莉絲夢遊仙境裡的那隻白兔,只是那隻是拿著懷錶溫順可愛小白兔,學長卻是紅眼殺人兔。


「褚你欠揍!」

「好痛!」

抱著頭,我只能蹲在角落哀怨的看著學長,對於學長揍人的力氣越來越有以前的架勢,不知該慶幸還是悲傷。

「欸……學長那現在要進去嗎?」

站起來,我看著小巧的木門,有種不太想進去的感覺,雖然是喵喵指定的,但是誰知到喵喵這麼喜歡的店裡會有什麼東西?上次她帶著大家去吃的點心屋,服務生甚至是三頭蛇人身的不明生物,之後我對於他們所謂『正常』的店總是抱持懷疑。

「不然呢?」冷哼一聲學長伸手一推,便把木門推開了,我往裡探了進去,發現裡頭似乎是一條很深很深的洞,還真有點像艾莉絲夢遊仙境的場景。

在我想著故事情節時,突然一腳踹在我背上,我毫無防備就摔了進去,只感到重力加速度,還有學長熟悉的竊笑聲。

學長……你是不是昨天又沒睡飽?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又是可愛分隔線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感覺過了很久,又好像其實沒有那麼久,我掉到一個很軟很軟的地方,感覺像是棉花,我抬頭看了看四周,是個很可愛的小房間,怎麼說呢,就是那種小女生會很喜歡,滿是棉花糖抱枕和布娃娃的房間,重點是,它全是粉紅色。

粉紅色其實是個很柔和漂亮的顏色,但是當你放眼望去通通都是時,你只會有種眼前擺了一個蛋糕,蛋糕底只有一公分而奶油足足有十公分厚的那種感覺,不反胃也會覺得不舒服。

學長隨後也落了地,或許是身體還沒好,他落地的時候踉蹌了一下。

當他站穩時,看到了這個房間,很明顯的露出厭惡的表情。

「褚,如果你搞錯了,我絕對把你捏死棄屍在這裡!」

學長惡狠狠的說,卻想起了一個軟綿綿的女孩聲音:「要是你敢,我就把你做成標本釘在牆上寫著:『不准破壞環境清潔。』」

我們這時才注意到,埋沒在娃娃山之中的一個娃娃……咳,是小女孩,面色不善的抱著大大的黑色兔子玩偶坐在娃娃山中瞪著我們。

「呃……小妹妹,請問這裡是……?」

「『異想雜貨店』,對啦!米可蕥小姐有說過這位冰炎殿下和褚先生會來。」小女孩嘟著嘴,長得很是可愛,蹦蹦跳跳的跑到我們旁邊,毫不遮掩的上下打量學長,
學長還是保持他一貫的高傲看著小女孩。

這一大一小就這樣互相瞪視了好長一段時間,久到我都忍不主打了個大哈欠,偷偷看了下手表,才發現時間還早。

喵喵在我們出發前特地偷偷叫我把學長拖住,不要這麼快回學校,讓他們有充足的時間準備,但是當我看到喵喵假稱要我們去幫她拿的東西時,我深深、深深、深深有種他根本在耍人的感覺。

笨笨鳥孵的咕雞蛋裡生出來的白鶩鼠。

鬼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當我把紙條戰戰兢兢的拿給女孩看時,女孩居然一臉理所當然的說:「有阿。」

「真的有!?」我震驚了。

女孩蹦蹦跳跳的跑到娃娃堆前,開始像是狗扒土般把娃娃往後扔,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刻意,我覺得大多數的娃娃好像都往學長身上扔,娃娃如雨下,讓學長閃的有點狼狽。

「這裡唷!」

小女孩開心的朝我們揮手要我們過去,我看著學長的一頭亂髮,還掛著一個兔子玩偶,不知怎的,超有喜感。

「褚!」

「嗚哇哇對不起啦!」

摀著頭,我看著學長直接把髮圈扯掉,也懶得在綁回去,就讓一頭銀髮散在身後,隨著走動帶起的微風飄揚,好像……夜空中的銀河。

「褚,你要是在腦殘,我就……」學長的紅眼瞪過來,纖細的手指在頸子上比了個劃開的手勢。

「對不起我閉腦!」一秒。

我們順著女孩的手指,看到了,一個黑洞。

當我跟學長湊近時,突然感覺到身後一個推力,我跟學長就一起往前跌到洞裡了。

「裡頭只有一個是笨笨鳥孵的咕雞蛋裡生出來的白鶩鼠,你們自己找吧!」

一個短暫的黑暗,我跟學長跌到一片白茫茫的地上,一堆白白的東西受驚似的四處逃竄。

「靠!不要再讓我碰到那死小孩!」

學長暴怒,把身上的白白的東西往旁邊甩,我這時才發現,我們四周布滿了一隻隻的白老鼠,身上長了一對白色的翅膀。

這應該是一個像是草地的地方,但是草地上頭卻布滿了白鶩鼠,一片白茫茫,都是長的一模一樣的老鼠,這……

「這是要怎麼找阿!!」

我哀嚎了,但下一秒就被學長一拳打掉:「吵死了!」

「只有笨笨鳥孵的咕雞蛋裡生出來的白鶩鼠才會飛,你只要到處亂跑,白鶩鼠受驚就會用盡全力逃跑,能飛的一定飛,到時只要抓住那隻會飛的就好。」學長環著手說。

原來如此……等等,學長你剛剛說什麼?

「我要到處亂跑?」

學長點頭。

「要把這邊通通跑完?」

學長繼續點頭。

「要把這整整一個操場的地……」

「叫你跑就跑吵死了!」

嗚嗚,我要申訴,學長仗職行兇!

「褚,如果你是剛剛摔下來撞到頭,我很樂意幫你恢復原狀。」

學長露出天使般的微笑,我就一秒暴衝了。

當我一路跑過,四周的白鶩鼠也真的跟著往兩邊四散,但是我都把四百公尺跑完了,還是沒看到會飛的白鶩鼠。

我用力奔跑,還擴大範圍,但還是沒看到會飛的白鶩鼠,難到,難到那個小女孩又騙我們嘛?

「褚……!」

我隱隱約約聽到學長好像在叫我,勉強回頭,我卻看到學長一臉殺氣提著長槍向我追來。

「褚!站住!」

學長大吼,我卻跑得更快。

你一臉要把我一槍劈了了樣子我怎麼可能敢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褚你再不停下來我就把你種在這裡!」

隨著學長一聲爆喝,我直直往前撲倒,Gang over!學長甚至還踩過我的屍體繼續往前跑去,差點沒把我的內臟擠出來。

勉強爬起來,我就看到學長火大的跟一群白鶩鼠在奮戰,學長的長槍不斷把擋路的白鶩鼠掃開,但更多的白鶩鼠像是白蟻看到木頭似的,無視長槍分屍的威脅前仆後繼的爬到學長身上。

看著學長全身爬滿白白的白鶩鼠,沒多久就只能看到一團白白的在那邊抖動,我無法克制的,笑了。

「褚!」

「哇啊對不起我閉腦了!」

下意識的抱頭蹲下,我才想起學長現在根本沒有餘力來揍我,只好摸摸鼻子摸出米納斯。

『與我簽訂契約者,讓……擾亂者見識你的型!』

隨著槍響,巨大的水砲射出,把大部分的白鶩鼠都炸飛,但學長也成了落湯雞。

撐著槍喘氣,我看到學長的臉色更蒼白了,心裡一緊,我跑到學長旁邊緊張的叫著:「學長!你……」我卻講不下去了。

明明知道學長身體還虛弱,我卻沒有率先出去幫學長擋,還以為學長跟以前一樣三兩下就可以解決……明明還答應了夏碎學長,會保護好學長……

「褚,我沒事,你不用自責,我也不需要保護,如果你真的想要做些什麼,那就成為我的助力,而不是自責沒有保護我。」
紅眼認真的看著我,有些蒼白的嘴唇勾出我所熟悉的那種自信的不可一世的笑容。

學長……在安慰我。

「看,我們再找的白鶩鼠在那邊。」學長指著一棵樹,我順著學長的手指看去,的確看到不矮的樹枝上,正棲息著一隻白鶩鼠,小小的眼睛正看著我們。

「你覺得你,抓的到他嗎?」學長微笑著看著我,我突然有種好熟悉的感覺,好久之前,學長也有對我說出類似的話。

「嗯!我抓的到!」沒有懷疑的,我這樣告訴學長。

學長讚許的點頭,然後撐著槍站起來:「慢慢前進,這次,盡量不要驚動到這些白鶩鼠,牠們好像會保護會飛的那隻。」

點點頭,我跟學長很慢很慢的往那隻白鶩鼠靠近,奇怪的是,雖然那隻白鶩鼠一雙眼睛都直勾勾的看著我們,但他似乎沒有要逃跑的意思。

在我們離那隻白鶩鼠的距離已經非常近時,學長很小心的伸出手,想要抓住牠……

『啪啪啪啪!』

白鶩鼠卻在那瞬間飛起,四周的白鶩鼠同時像瘋了似的往我們這裡湧來,一隻一隻蜂擁而上,想要把我們埋進鼠堆似的,我轉頭往學長的方向看,發現學長的情況跟我差不多,掙扎的想要往學長移動,卻發現地面突然變的好軟,每踩一步就陷的更深,離我幾步之遙的學長,更是矮了半個人下去。

「學長!」伸出手,我想要抓住學長,卻在下一秒被重力往下拉,陷入一整片漆黑。

『不錯嘛,有進步啊。』

帶著笑意的聲音,我睜開眼睛,看到我跟學長都停止下墜,漂浮在半空中,而剛剛說話的,就是我們一直要抓的白鶩鼠。

那隻白鶩鼠全身潔白,背上長了大大的翅膀,臉上掛著笑容,我突然覺得這個笑容有點眼熟。

「司陽者‧白川主。」

學長平靜的說出這個名子,白鶩鼠笑得很得意,一下子身形就拉長拉壯,轉眼就變成穿著古代戎服的壯碩男子。

「白川主!你為什麼在這裡!?」我驚訝了。

『無殿的扇董事找我來客串一下白鶩鼠,說要給亞殿下一個驚喜,我覺得有趣就來了。』白川主搔搔頭,爽朗的哈哈笑了幾聲。

笑笑笑,笑你妹阿!

等等,這麼說,扇董事也有參一角,那……

『那個小女孩就是扇董事辦的喔。』

白川主笑笑的說。

我就知道,喵喵她們雖然亂來但也不會玩這麼奇怪的東西,原來是扇董事幹得好事!

喵喵,我下次再也不幫你去買東西了!

一旁的學長表情更是黑的恨不得能把白川主做成三杯鼠,在去把扇董事拆成一堆棉花:「你們……到底是在搞什麼鬼!?」

『哎呀哎呀,別這麼急,就說是驚喜了咩~對吧,褚同學』白川主打哈哈的帶過,句末居然還把球丟給我!

「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學長看著我,露出了比惡鬼臉更恐怖的面無表情:「難道你早知道這是個幌子?」

「呃呃,學長,我什麼都不知道,呃應該是我不知道扇董事也有……呃…」

「褚,你膽子挺大的嘛!」學長黑著一張臉抓住我的領子,大有把我就地解決之勢。

『欸欸,好了好了,想玩等等有你們玩,我們到站囉!』白川主突然把我們兩個往前一推,一陣天旋地轉,跟學長就一起滾到地上了。

『雖然很想跟你們一起玩,但是小黑的人好像又追來了,真可惜,掰掰囉。』

耳邊還傳來白川主語帶遺憾的聲音。

當學長從我身上爬起來想要尋仇時,卻愣住了。

「學長/亞!歡迎回來!」

喵喵、千冬碎、萊恩、夏碎、小亭、賽塔、安因、五色雞頭、伊多他們……還有好多好多朋友們都聚集在白園,甚至連然他們都來了,笑臉吟吟的看著學長。

「褚……這是怎麼回事?」

學長難得有點腦筋轉不過來,愣愣的問著。

我趕緊從地上爬起來,搔著頭不好意思的說:「那個,今天是學長回來的第一個中秋節,我們大家想替學長辦個慶祝會,慶祝學長回來,所以才會叫我先把學長帶初學院,他們好布置給學長個驚喜……」

「亞。」夏碎學長走到學長旁邊,遞給學長一個杯子,裡頭已裝了飲料,喵喵也偷偷塞給我一杯。

接過杯子,學長的表情柔和下來,夏碎學長率先舉起杯子敬學長:「亞,歡迎回來!」

「學長,歡迎回來!」大家一起舉杯敬學長,每個人都笑得很開心。

學長看著杯中的飲料,然後一飲而盡,舉高杯子,很難得的,笑著對所有人說:「謝謝。」

晚風徐徐,天色已不知不覺得暗了,白園中的精靈和動物們靜靜的亮起光芒飛舞,如同在夜空中的星光般,而高掛的明月皎潔,圓滿,大家都在同一片月色下同歡。
飲盡杯中的飲料,我看著輔長想灌酒給學長又被學長打趴在地上,笑著低聲說:「中秋節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妖 的頭像
墨妖

吃糧不回應的都是對我耍流氓!

墨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bretteq10bf3
  • 這裏真不錯!!好文章!
    精美禮品送完即止
    Line帳號 aaashops。com
    -仐儩卾儥仌
  • 呃.....謝謝W

    墨妖 於 2013/05/17 23: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