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

 

陽光輕輕柔柔的撫過他的臉,他輕輕的張開眼瞼。

 

熟悉的白色,熟悉的景色,手心依舊冰冷,空間依舊死寂,環顧房間,只有他一人靜靜獨守死亡,彷彿昨夜只存夢中。。

 

只是……夢嗎?

 

抬手遮住眼,吳邪忍住淚。

 

蒼天究竟是仁慈還是殘忍?只給他短暫渴求溫暖,卻只是虛假的夢境,醒來後,床依冷,枕猶濕。

 

吳邪不禁放聲痛哭起來。

 

哭泣紊亂了心跳,他甚至無法控制呼吸,很快,絕望的哭泣成了痛苦的喘息。

 

「老闆?老闆!你怎麼了!振作點!」

 

小哥……為什麼……?我在等你……我在等你……

 

缺氧逐漸麻痺吳邪的知覺,他只能無意識的任由醫護人員給他戴上氧氣罩,卻感受到死亡漸漸逼近,突然,他害怕,他不甘,追尋多年卻只得病死病榻的下場;他不甘,他害怕,追尋多年張起靈卻連他的臉他的名他的一切都不記得,連他和他答應會帶他回家的約定都遺忘。

 

他曾經以為他已經不在乎,只要知道那個人能夠好好的活在這世上他心滿意足,沒想到當死亡來臨時,他才發現──

 

他,從來沒有放下過。

 

怎麼能放下?他愛他啊。

 

怎麼能不怨?他愛他啊。

 

怎麼能不怕?除了他,還有誰能一輩子的記住張起靈?誰能一輩子為那個無歸無根的人守著一間鋪子等著他回家?

 

他愛他啊。

 

他愛他啊!

 

………

 

「吳邪!」

 

張起靈伸直了手,卻抓不到任何東西。

 

是誰?在夢中為他寂寞落淚?

 

是誰?在夢中為他絕望吶喊?

 

是誰?讓他不由自主對他說出:「我會從現在開始從新認識你。」?

 

是誰?

 

頭很痛,思緒很紊亂,他摀住腦袋痛不欲生,卻突然發現最徹骨的疼痛不是來自頭部。

 

是胸膛裡,一陣又一陣的劇痛,伴隨著急切的不安與緊張,再告訴他:「來不及了,來不及了。」

 

來不及了?什麼來不及了?

 

他走出病房,很急,但他找不到方向,他不知道該往何處去,就像他不知他從何處來,他只能急切得四處走著,東張西望,尋找著什麼,他不知道。

 

「小哥!」胖子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張起靈轉頭就看見胖子火急火燎地追在他身後,不由分說就抓起他的手往樓梯跑。

 

「快!快!天真快斷氣了!快點!」

 

誰?

 

張起靈心中一動,卻抓不住急閃而過的思緒,只能任由胖子抓著他跑。

 

胖子只是帶著張起靈跑了一層樓,就往急診室跑去,看見解語花一襲素白戲裝面無表情地站在急診室門前,宛如穿著喪服。

 

「天真怎麼樣了!」

 

「氣喘併發器官衰竭,不行了。」

 

解語花說話時,表情依舊是淡淡的,他是從劇院直接趕過來,連妝都還來不及卸,此時更是襯出絕望的淒涼。

 

「他只是一直一直,叫著要找啞巴張。」解語花閉上眼睛:「去見他最後一面吧。」

 

解語花帶著張起靈到了吳邪待著的病房,走到吳邪跟前,輕聲說著:「吳邪,張起靈來了。」

 

心電圖的起伏越來越微弱,空氣中瀰漫著凝重的氣氛,胖子輕輕推著張起靈走向前。

 

張起靈看著吳邪,突然發現眼前的面容與昨夜夢中的青年重合,卻已經看不見昨夜青年眼中的光彩。

 

只剩下哀愁與不甘。

 

吳邪。

 

突然,這個名子像雷般貫穿他的腦子,吳邪、吳邪、吳邪。

 

吳邪。

 

「『如果你消失,至少我會發現。』」張起靈看著吳邪的眼睛,握住他的手:「吳邪……對不起,我忘了過去的你,但是,我可以從現在重新認識你。」

 

他俯下身,貼上吳邪乾澀的唇:「帶我回家,好嗎?」

 

吳邪無神的雙眼在瞬間迸發光芒,一抹晶瑩無聲的滑落,消失在髮際,他動了動唇,說了什麼,卻在下一刻,消失在刺耳的警示聲中。

 

嗶────

 

解語花轉身衝了出去,胖子用力撇過頭。

 

但是張起靈依然無動於衷地跪在病床邊,輕輕柔柔的抱起吳邪。

 

他聽到了,他說:

 

「我們回家。」

 

吳邪,我們回家吧。

 

……………………

 

一年後,杭州,西泠印社。

 

一個身穿深藍帽T的男子看著重門深鎖的古董鋪子,無語的佇立良久。

 

後來,他跟著胖子到了吳邪在杭州的鋪子,在那裡,他靜靜看著吳邪留下的點點滴滴,吳邪有寫日記和筆記的習慣,把他和他的過去用挺拔的瘦金體一字不漏的記錄下來,他看著,明明是他的故事,卻始終像是旁觀者一般,看著與他無關的劇碼。

 

只知道,他好像時常背棄他們倆的約定,一再離去留他一人面對孤寂,如同此刻,他答應重新開始認識他,但他也辦不到。

 

因為吳邪不在了。

 

他認識的,也只是吳邪還曾經存在過的影子,他能夠如何重新認識他?

 

青年拉起帽子,手上拿著泛黃起皺的照片,照片中的男子依然笑得一臉無邪,卻是如此熟悉而陌生。

 

一陣強風颳起,他鬆手讓風捲走照片,轉身背對,不再回首。

 

(完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妖 的頭像
墨妖

吃糧不回應的都是對我耍流氓!

墨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藍琳
  • 嗚嗚...
    在吳邪要不行了小哥去找他的時候,一直努力的再忍,不讓眼淚脫離眼眶(#
    結果(抽衛生紙
    看到「我們回家」那裏,我還是哭了QAQQQQQQQQQ
    第一次看同人文看到哭##
    好虐,好難過QQQQQQQQQQQQQQQQQQQ
  • 我真是太榮幸了,你的眼淚是我的一大鼓勵我會繼續努力(哪裡錯!!!!)
    好啦,謝謝你給我你的心得,希望之後的文章你也會喜歡WW

    墨妖 於 2015/02/25 18:48 回覆

  • kasd565677
  • 好虐心........
  • 我該怎麼說......我只會寫虐阿.....

    墨妖 於 2015/02/25 18:49 回覆

  • 夜嵐
  • 抓錯字!(#
    名字的字你打成子了XDDDDD
    虐虐的好看喔www
    痾....不曉得是不是我認錯啦,我是夏靡楓w我們好像同社來著?
  • www好窩,謝謝w

    墨妖 於 2015/04/27 23:44 回覆

  • 夜嵐
  • 不客氣ww那那,我是不是在哪裡看過大大?總覺得好熟悉....ww
  • 我國三就用墨妖這名了,不過好像有別的作者也用這名

    墨妖 於 2015/05/06 22:16 回覆

  • 夜嵐
  • 喔喔~~可是大大的文我竟然看過XD應該沒認錯吧(X
    很多人筆名都會撞名阿OAO
  • 欸黑欸黑那可能因緣際會吧????(眨眼

    墨妖 於 2015/05/11 13:10 回覆

  • 哇係小月兒
  • 大大壞壞!!!(哭
    虐得人家的心體無完膚……
    小哥你那什麼該死的記憶格盤啊!
    小天真比王寶釧守得還要苦啊!(?!
  • 結果最後他還是忘了人家OAQ

    墨妖 於 2016/02/05 21:56 回覆

  • 瓶邪王道♡♡
  • 太恐怖了!!!!!
    要我哭死啊啊~??!!
    真的會哭 大大放了多少洋蔥啊
    要一直寫下去喔~
    會再來看der~♡♡
  • 謝謝喜歡OWQ

    墨妖 於 2016/02/05 21: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