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只有寂靜。

 

連水滴聲都沒有,只有純粹的黑,純粹到已沒有黑色的意義,四周迴響著自己單調的呼吸聲使空間彷彿大到能容納山川,又彷彿小到僅供一人蜷縮。

 

手上的傷還疼著,只是也漸漸分辨不出痛覺了,就跟自己已漸漸失去了身體的知覺。

 

這裡的時間是凝止的,而在凝止的時間之中,腦海中閃過的畫面卻意外的清晰而鮮明,一幕幕,一段段,盡是懷念。

 

不管在海底古墓、蛇沼鬼城、張家古樓……,所有他們曾經一起併肩走過的道路,依然記憶猶新宛如昨日。

 

他突然想起了,那人似乎還說過:「要是你消失,至少我會發現。」眼中的認真不知道自己正在許下一個自己從未奢想、也不相信的承諾。

 

但那人卻出乎他意料,不管何時只要自己消失在隊伍之中哪怕只有一瞬他就會察覺,失憶時陪著自己尋找每個可能的線索。

 

無關乎責任、無關乎厲害,只是如此單純的在乎,卻是他長久的時光中唯一得擁有的歸屬。

 

那是他從未奢望過。

 

代價卻是那人眼中的天真卻在人心詭詐中慢慢消磨,多了深沉、多了冷酷。

 

若非自己擅自涉入對方的人生,或許他們命運截然不同。

 

他依然單純如昔,經營一家小骨董鋪子,或許過著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得逍遙生活;而他,依然在紅塵紛亂中尋找過去、命運……與枷鎖。

 

他們本該是平行線。

 

各自飛散往不同的方向,不該有交集。

 

是他毀了他本該有的平淡幸福,而他對他的溫柔也讓他短暫迷失,甚至想著放棄追尋、放棄宿命、放棄過去,就用剩下的時間專心一致地伴在這人身邊。

 

但想望終究只能是想望,那人的平淡幸福中,不該因他而分崩離析。

 

如果已不能為他做任何事,那就從他生命中淡出,時間會沖淡一切,記憶、執著、想望……和愛戀。

 

這就是終極。

 

無生、無滅、無止、無盡。

 

一切也終歸於虛無。

 

唯一清晰得那抹溫文的笑,也會逐漸模糊。

 

直到不再憶起。

 

直到有一天,他再也想不起,曾許過誰:「用我一生換你十年天真無邪。」

 

‧‧‧‧‧‧

 

百里之外,杭州西湖的古董店裡,青銅爐中檀香裊裊,吳邪坐在紫檀雕花木椅中,深沉的雙瞳看著一張泛黃的相片,上頭三人勾肩笑鬧的場景,他竟有些記不清。

 

許久,他才嘲諷般的勾了下唇角,語調清冷:「小哥,你說用你一身換我十年天真無邪,但你不在的十年,我早已失去了當年天真無邪了,你的代替又有何意義呢?」

 

東風多事吹散了爐上剛升起的薰煙,吳邪將照片從新收起、離去,只留下一室檀香────消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妖 的頭像
墨妖

吃糧不回應的都是對我耍流氓!

墨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