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點文,無感我也無法了)

 

忠犬【三潘】

 

 

吳三省躲在岩洞裡,側耳聽著頂上的聲響,在雨聲中辨別敵人的位置,按著左肩的槍傷。

 

血液混合沿著岩上青苔流下的水染紅了半身,黏膩和痛楚刺激著他的知覺,若是他人,恐怕早已昏迷,但他可是職業土夫子,這樣的傷對他只是家常便飯。

 

但他還不能處理傷口,追殺他的人還在上頭尋找他的蹤影,縱使雨水洗去了他的蹤影,但對方不乏耳力好的夥計,一絲絲聲響都可能引來殺機。

 

不過,幸好對方可沒有嗅覺靈敏的狗可以循味追上,否則,他也只能硬拼。

 

先隨意拿著外套壓住傷口止血,吳三省可以感覺得到對方離自己的距離越來越近。

 

『那老鬼一定就在這裡!』

 

『別讓他跑了!』

 

握緊了手槍,吳三省冷笑了聲。

 

想殺老子,你們這些狗崽活得不耐煩了!

 

突然,兩聲槍響,驚醒了吳三省因失血而暈眩的神智,當他在度集中精神聽著外頭的動靜,那兩聲槍響像是某種序幕般,緊接著,是槍聲大作。

 

雨聲更大了,混雜著槍聲,雖然搞不清是怎麼回事,吳三省還是趁著這個機會把傷口做簡易的處理。

 

取出子彈、止血,吳三省鬆了口氣靠在石壁上,外頭的槍響也在此時逐漸停歇,只剩下雨聲敲打枝葉的聲響。

 

等等……,只剩雨聲?

 

睜開眼,驚覺不對,吳三省聽見了上頭幾乎沒有生物活動的聲音,蹙眉凝神聽見了在雨聲中細碎了的腳步聲,逐漸逼近了自己藏身的洞穴。

 

握緊槍,吳三省的警戒瞬間提到最高。

 

一雙手撥開了遮蔽洞口的樹木枝葉,吳三省本準備扣下板機的手停頓了下,最終放鬆了下來。

 

「三爺?」

 

那張熟悉刻上刀疤的臉出現在洞口,潘子一身血腥,手上的刀也染上相同的色彩,滿布風霜的臉孔在看見自己的主子明顯鬆懈了下來。

 

「潘子。」淡淡喚道,吳三省伸出右手搭上,讓自家夥計將自己從藏身洞中拉出。

 

潘子看見三爺身上沾滿了泥漿樹葉,小心翼翼的將之拍去,抬眼見三爺看著他身後的樹林,他知道,那是滿林血腥。

 

「哼……」三爺冷笑了聲:「看來他們也在我們的堂口設了不少暗樁,所以你才會來得這麼慢,對吧?潘子。」

 

聞言,潘子低下頭,滿心惱恨,他並不如三爺敏銳;也不如三爺思考靈活,所以當盤口反水、三爺在被暗算逃往林中時,他無法第一時間做出反應也揪不出叛徒是誰,更不知三爺身在何處。

 

只是幸運的讓他抓住一個來不急撤走的夥計,用拳頭把對方的部分計畫和三爺被暗算的地方給問出來,才找到這裏。

 

張嘴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什麼也說不出來,在江湖打滾這麼多年,他跟三爺都曉得,道歉是多麼不必要且矯情的話語。

 

但三爺只是搖了搖頭,轉過身對他說:「走吧,指不定對方會不會在派人追上來,先到附近旅館躲躲。」

 

「是,三爺。」

 

潘子惶恐的點了點頭,提起腳步正要跟上,卻見一塊白影批面蓋下,接住一看,是一節繃帶。

 

「你的手。」三爺努了努下巴,指著潘子的手臂,潘子才查覺自己的手臂不知何時被畫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滲出了血。

 

他隨意的把血抹去,並不太在意自己的『小傷』,反而在看到三爺左肩的繃帶就拿著繃帶想給三爺重新包紮。

 

「我叫你包你的手不是我的!」一聲爆吼,吳三省差點管不住自己的拳頭就想往潘子腦門招呼。

 

不過他還是忍下了,之後敵方肯定會在釋出更多更精銳的人手打擊九門的勢力,在這種危急時刻,他不該自己減損自己的戰力。

 

吳三星發揮了這數十年來養出的一點點休養說服自己不要跟自己死腦筋的老夥計計較。

 

「可是三爺……」

 

「不要廢話!」

 

有時,有個太忠心的夥計也是種問題。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妖 的頭像
墨妖

吃糧不回應的都是對我耍流氓!

墨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3819983
  • 我來秒推
    讚!!!!!!
  • 謝謝W

    墨妖 於 2014/01/20 21:13 回覆

  • 曹泫舞
  • 哦哦哦 有甜到耶!!
  • 回饋你們長期以來忍受中二的我一天到晚發虐文W

    墨妖 於 2014/01/20 21: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