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rio難得的乖巧聽話,牠躲在勇利的外套裡看著維克多和勇利忙上忙下地收拾著牠昨天造成的殘局,而沒有跟上跟下地纏著勇利沒法走路;吃早餐時也沒有像往常一樣把飼料弄得到處都是,只是當維克多跟勇利要把牠放進外出籠時牠小小地掙扎了一下,直到維克多說要帶著他一起到訓練場才乖乖進去。

 

「維克多,把寵物帶來訓練場會被雅可夫教練罵喔。」有著一頭亮麗紅髮的女孩靠在圍牆上饒有興趣地看著捧著寵物專用外出籠站在場邊的維克多,試圖伸 手想要逗弄裡頭正發出陣陣低吼的小東西。

 

維克多朝著女孩聳聳肩,笑著說:「沒辦法呀,我家已經沒有多餘的東西給這小傢伙摔了,而且我還得找找有沒有合適的人選可以在下個禮拜幫我們照顧這小麻煩精呢,妳有興趣嗎,米拉?」

 

「我?別開玩笑了。」米拉故作誇張地收回了手,搖了搖頭:「我奶奶可對貓有嚴重過敏,我可不希望我今晚喝的湯裡充滿了我奶奶的鼻水。」

 

「這樣啊,那還真可惜,Yurio可是隻可愛的小貓咪呢。」維克多再次聳聳肩,低頭看了看整個縮在籠子角落的Yurio,卻突然被身後的一聲中氣十足的大喝給嚇得差點把籠子摔在地上。

 

「維克多!你不上冰去練習,還杵在這兒幹什麼!」

 

只見一名長相嚴肅的老人氣勢熊熊地用與他外表不相符的速度快步逼近維克多,身高一米八的俄羅斯年輕男人在這樣一名老人面前竟被硬生生壓矮了半截,只能掛著燦爛的微笑接收著老人連珠炮似的猛轟。

 

Yurio卻是被老人嚇的炸起了毛,發出了恫嚇的低吼聲,老人發現了牠的存在怒火更甚,連連飆罵著這兒是訓練場不是寵物店,如果不想練習就快滾之類的話語,最後維克多想要給老人一個安撫的擁抱,卻沒抱穩手中的籠子,籠子從他懷中滑落,滾了一圈撞開了籠子的門。

 

Yurio連帶著也在籠子裡滾了一圈,眼冒金星地看見籠門大敞,想也不想就竄了出去,驚怕地四處亂竄,絲毫聽不見身後維克多和勇利的叫喚,訓練場裡的人很多,許多人看到Yurio嚇得發出驚叫、孩子們更是發出興奮的尖叫聲,朝他伸手抓來,更是刺激到Yurio敏感的神經,本能覺得身邊充滿著危險,只想找個沒有人會找到牠的地方躲起來。

 

最後,牠看見了道路盡頭一扇大大敞開的門,不假思索地衝出去,牠又跑了一陣,最後終於冷靜了下來,想看清楚自己究竟跑到了甚麼地方;然而,還沒來得及冷靜下來,牠敏銳的貓耳就捕捉到了危險的訊息。

 

Yurio緩慢、而謹慎地轉過身,三隻體型壯碩的野狗兇狠地盯著牠,慢慢地從三方圍住了牠所有的去路,張開著嘴發出低鳴,正在恫嚇著突然闖入領地的不速之客;精實的精肉緊繃著,隨時準備撲向那瘦弱的小小身軀,撕碎那不堪一擊的脆弱皮肉。

 

Yurio低伏下身子,拱起了背,一雙漂亮的眼睛凌厲地回瞪著不懷好意的敵人,幾乎不像是一隻貓該有的神情;牠豎起了全身的毛,卻不露一絲懼意,竟是準備正面迎敵的姿態。

 

最終,為首的野狗終於按捺不住,猛地向Yurio撲去,尖銳的牙齒對準小貓那柔軟的後頸用力咬去,卻被Yurio靈活地閃過,甚至回身給了那頭畜牲凶狠的一爪,居然留下了一道淺淺的血口。

 

只是這樣輕微的傷勢完全影響不到這頭巨大又健壯的野狗,疼痛反而激怒了牠,牠怒號了一聲,其他兩隻野狗也聽令對這不自量力的小貓咪發動攻擊。

 

身材的優勢剛開始讓Yurio佔了上風,然而終究敵不過三隻狗的體力與圍攻,一隻抓傷了Yurio的前腳、一隻踩著牠的肚皮,將牠緊緊按在地上、最後一隻,張著那張不斷流著口涎的腥臭大嘴,準備咬穿牠的脖子;即使已經動彈不得,Yurio仍舊奮力掙扎著,想著至少被咬死前也要狠狠咬破這些肆意踐踏牠的低賤野狗。

 

牠當然是咬不到的,但是這些野狗也咬不到牠了。

 

「嗷嗚!」一生哀鳴,準備要咬死牠的野狗突然往旁踉蹌了一下,像是被什麼打到了一樣,抬起脖子四處張望,還沒來得及看清打牠的兇手,一聲大喝,伴隨著一顆又一顆準確打中這些野狗的腦袋的石頭,方才還在耀武揚威的野狗們忍不住一個又一個發出嗚咽聲夾著尾巴四散而逃。

 

沒有了箝制,Yurio立刻翻身想回敬這些剛剛趕踩在牠高貴潔淨的毛皮上的小畜牲,但受傷的前腳卻讓牠腳步不穩地摔回地面,隨後被一雙陌生的大掌攬進了懷抱。

 

陌生人的撫摸讓牠下意識想反抗,但是那人卻準確地抓到了牠最舒服的地方開始搔摸,Yurio還來不急反應便舒服地癱軟在這個人的懷裡享受著輕重有度的撫摸。

 

微微半瞇著眼睛,Yurio想抬眼看看這個特別會摸摸的人類長相,真希望維克多也能跟他學學,別每次都向摸馬卡欽一樣,粗魯又大力的搔摸他的後頸,雖然也很舒服,但是他還是比較喜歡這樣溫柔又力道適中的撫摸。

 

那個人的臉有著跟手上動作絲毫不相襯的剛毅輪廓,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條線,濃密好看的劍眉不知是天生的還是他心情不好,像是一團毛線一樣緊緊揉在一起,Yurio翻過身子伸出貓爪,想抓平那一團礙眼的線球。

 

查覺到牠的動作,那個人的嘴唇似乎稍稍放鬆了一些,露出了幾乎不易察覺、卻讓Yurio感到如春風般和煦的笑意,輕輕握住了Yurio伸出的貓爪。

 

「啊!奧塔別克!謝謝你,那是我們的貓!」熟悉的聲音喚醒了不知不覺正在深情對望彼此的一人一貓,勇利衝到他們面前,急切地將Yurio抱回懷裡,一遍遍說著:「太好了Yurio,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被叫做奧塔別克的青年在Yurio被抱離懷中的一瞬間立刻恢復原本剛毅嚴肅的表情,安靜地在一旁看著勝生勇利把自己的愛貓翻來覆去,又對著Yurio的傷口大聲驚呼,隨後被趕來的維克多攬在懷裡輕聲安慰,他別過頭去,覺得俄羅斯冬天的陽光比起家鄉,還是有些刺目。

 

他摩娑著垂在身側的手,還留有貓毛柔順的觸感、還有溫暖的體溫,「他剛剛被附近的野狗攻擊。」他簡短的解釋道,並沒有說是他拿石頭把狗趕走救了Yurio

 

雖然他沒說,勇利還是猜得出來,他走近了奧塔別克,搭著他的肩誠摯地道謝,奧塔別克搖搖頭表示不是什麼大事,低頭看見同樣探頭看著他的Yurio,睜的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看著他,奧塔別克忍不住又露出了那個很淡很淡、卻很溫暖的笑容,將手伸到Yurio面前,Yurio便伸長了脖子去頂奧塔別克的手,明顯是在討摸。

 

看見這一幕的維克多和勇利忍不住笑了出來,勇利說道:「Yurio很喜歡奧塔別克呢,牠通常不喜歡陌生人摸牠。」,將Yurio遞到奧塔別克懷裡。

 

奧塔別克小心翼翼地抱著小小的貓咪,輕輕地搔弄著Yurio的頭與頸部,看著Yurio享受地閉上眼睛,靠在他懷裡,輕聲回道:「嗯。」

 

站在一旁一直沒怎麼說話的維克多,視線在奧塔別克與Yurio之間來回穿梭,突然像是想到什麼好主意般,好看的碧藍色眼瞳閃過一瞬光芒,用力地拍了一下掌。

 

「奧塔別克!你很喜歡Yurio嗎?」

 

維克多猛地扳住奧塔別克的肩膀,雖然笑瞇瞇但卻氣勢驚人地問著,奧塔別克愣了好一大下才一臉迷茫地點點頭。

 

站在一旁的勇利眉心一抽,戀人之間的心電感應總是能讓他瞬間就猜出這個頂著俄羅斯民族英雄光環的二十六歲幼童此時心裡正打著什麼主意,只是他還不太確定這個主意是不是合適。

 

「那個……維克多……」勇利遲疑地想攔住維克多的話頭,只是顯然行動派的戰鬥民族根本就不是這種溫吞方式攔得住的主兒,勇利連話都還沒說呢,就聽見維克多愉快非常地,說出勇利心中的猜測。

 

「你願意讓Yurio去你家住幾天嗎。」

 

奧塔別克看著眼前帥氣的俄羅斯人,很確定對方剛剛說話語尾的符號是句號而不是問號。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妖 的頭像
墨妖

吃糧不回應的都是對我耍流氓!

墨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